噩梦降临。

小说:屠龙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咖咖至上 字数:2954

“吱~”半夜中门被悄悄地推开。

“谁?”莹儿梦中被惊醒,他提油灯然后照亮动静的地方。

呀莹儿”傲问有些激动地说。

“夫君可回来,受伤了没有?”他慌忙的检查傲问身上有没有问题。

此时他一只手抓紧了莹儿手掌,二人这夜色中拥抱了一起。

“夫人,这家中,村庄中可否有来袭。”

“如今太平盛世,哪有异兽,怎么啦?问这干嘛?”莹儿姑娘担心说。

“无妨,无妨问一下便可并无多意。”而后两人便逐渐睡去,傲问此时终于放心了这终究个梦,根本真的。

第二天一大早,院子内。傲问正练习寒冰法,想要突破最后一式,寒冰手中的确把绝世好他用气入时,再也会融掉,可最后一式仍无解。

“父亲父亲,教,教”女儿一旁呼喊

“好,要好好看长大了,此的哈哈哈!”傲问说,横刀一挥“咔嚓~”院内一粗壮的古树,瞬时间被劈成两半。看家人崇拜的眼神,他仅有些小得瑟。

“嘶~”天空中知出现了什么声音,越来越近。他仔细听久过后寒冰上映出了天空的画面,一只带火的飞箭似流星一样划破天空。然后更多,几十只,数百支飞直奔而来越来越近。

傲最先反应过来,“快跑~”他先把妻儿送到屋内让他们藏与地窖中。而后他便赶快去楼顶上叫醒正熟睡的岳父。

“崩~”刹那间数以百计的火箭铺满了天空一时间,院内房屋全被引燃。慌忙的村民应声逃窜。尖叫,哭泣,四周一片嘈杂声。傲此时惊慌失措,大叔还屋里。他一脚踹开房屋大门可里面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房屋内,床榻上一人被二米长的利箭直插胸腔钉死房屋中央。而后被烧成人形火团的尸体,他挣扎断吼叫,傲看此情景而后突然想到办法,寒冰灵气释放他用插地,顷刻间冻冰顺势铺满整个房间。大叔脱离火海,而后被冻于冰块内,傲却犹豫片刻狠心而去。大叔已经救回来了,寒冰至少能让他无痛的离去。

大火气势似乎有些减弱,村民成群撤退,往高山上而去。山林中一切都安定了许多。

“别再哭了”傲问安慰莹儿,大叔死了,她最难过的。众人山林中安营扎寨。傲此时心中想究竟何人?他为什么要杀村民,可令他最伤心的镜面中的景象全部都发生了,他回想那些画面尔后望莹儿心中想:“真的救了他们吗?难道又要失去妻儿。”

“大家快看!”一村民站高顶上俯视城外。“那里,红色龙形旗帜。数万帐篷整齐排布,巨型弓箭车百部。”“数万顶帐篷,约10万有余。”众人登高望远观察情。

“看来明日他们就要攻城门”

“兔国墙坚固,给他们一个月他们也未必能打进来”

众人议论纷纷,问仔细听,他看手中的神若有所思。

次日清早,风清云白,城门外撞门车开始了工作,兔国守将士开始了全面反攻,战争就此真正拉开序幕。

上线过十万而已,兔国则十五万有余,胜负已分,莫要过分恐慌。”村民中一夫子说道,大家情绪逐渐的安慰,而后三天虽每天战事断,可由此承诺,众人各忙其事。

傍晚时分,红色残云散去天空中百位骑士集群飞来,而后人字形散开。

“妇幼老者,全部进山洞,其余各位们做好杀准备”此话说完,众人分工明确,守卫者以攻击姿态应对。

终于来了,翼龙骑士从森林上空扫过寻人,而后压倒树木迫降林中。陷阱触发,捕兽巨网使其困住,众人再合力捅杀。

一骑士发现傲问而后作攻击势,傲使得寒冰气筑一道冰墙。骑士携龙一同撞上。傲提破冰,骑士大惊,耐何没有时间反应寒冰破铁甲入心脏,驾龙者跌落。翼龙认主脱缰后无人牵引,翻滚欲使傲跌落其背,傲握绳控龙飞到天空杀

入天后,视野开阔。形势大为好转,趁疏忽。他以一龙撞三龙,骑士坠落,但事情却没完。龙无操控者却仍有意志,三龙并驾袭来。寒冰气冻结三龙,傲问破冰斩龙首空战告一段落。

森林下,此时森林中发生了变化。天空上一龙骑发现了村民藏身的洞穴,冲撞要入内,无奈体型庞大。问的女儿洞穴中受惊尖叫冲出洞穴,龙被吸引而后紧追舍,随后龙爪抓穿幼女衣襟,提飞冲天。傲问提缰绳,束龙头调转方向奋起直追。

“放了她,们决一死战”傲斯吼

龙骑闻傲叫喊声音终于意识到有人追击掉头后两人站于飞龙上。

傲问竖起刀指向魔骑“最后一句,放了的他,”声音杀气十足。

魔骑扭动脖子笑轻语:“要杀这就放了他~”

敢掉以轻心,他知道人究竟耍什么花样。

“给他”龙骑拍了一下自己的坐骑,而后龙松爪把小女孩抛给傲问,傲急忙起身去接,两人间也有数十米,空中上甚危险,幼女可出意外。欲到手时,又一龙速过,小女孩儿被龙撕咬至碎而后从间隙中飞过,此时血溅傲的全身,断肢掉落到他手中。

啦!怎么接住啊?哈哈哈哈”龙骑和同党两人大笑,翼龙嘴里仍慢慢咀嚼尸体。

“肉还太少了,过好鲜嫩。哈哈哈”

傲跪地上看手中女儿的断肢沉默许久,他缓缓起身寒冰神由宝蓝色变为翡翠红,持者的极端愤怒,女儿的血终于解封神,十二招式傲脑中闪过,控人意志发出最后一式。

们全部血债血偿,啊~”他举起红气聚力,方圆五里天空中被冰冻结犹如明镜。冰面内又慢慢升满岩浆,傲冲天破冰盖,浆流如洪水从天翻盆而下,此范围内无蝼蚁生存,翼龙骑士更骨灰无存。此战傲以一人力屠整队人马。

“他们被消灭了,大家快放心的出来吧!”众人欢呼走出洞穴庆祝。此时看如丧尸一般的傲莹儿迫切地问:“孩子呢?”他默作声,提慢慢瘫坐地上。

“她死了,明日去参让他们以命换命。”傲顿字说出,报仇心切。

“数以万计,以一人力难以阻挡,需要集结队。夫人,此碎片有神力,用它护身,人来时将它握手中,集中意志便会发出能量。”次日傲准备上路,两人告别。

“好,凯旋而归时,们再相聚。”两人相拥告别。战争使得莹儿丧父丧女,如今丈夫也要去了,生死未知,真可怜人。

离开众人确保距离足够远后,问化龙直奔京城,若能得到此国的皇上鼎力相助,便能获得一支队,以力,定能歼灭

一日后,傲到达皇宫,城外己乱作一片。部队空投此处,城门被撞开,双方混战。他急切地寻找国王,只要他城就未亡。几分搜索终于到了内宫,但坏消息已经沦陷的差多了,透过残壁,他看见了国王被锁于厅内,马上破门而入,箭弦上。

时间紧急,傲直接放大,龙形气炸伤几百人围攻,最终破防。他拽起国王化龙升天。国王明所以惊讶余,就被带走。最终两人一片僻静地落下。

“英雄虽族,但今日救了,联如何赏赐于。”

要十万大有统率全能力,只要放心交于便。”

虽救于,但十万大仍有可,三万给英雄,国众将一起作战怎样”

“好,先留此地,这里绝对安全,要擅自离开此处”

“这令牌,此令牌够调三万大”国王说给了奥令牌。

“第一轮的空袭过去,第二轮的进攻,后几日便来,时间来得半点推迟,要立刻集结队。”说罢傲化龙而去。国王望傲离去身影感慨良多,一国君最后落如此狼狈。

前线城门上,众将士合力抵抗。傲上空断的去接近。

“啊!放箭,能让他进来。”说这话的人玉兔国将,他看龙形的傲,以为飞兽。

们莫慌,盟友,要再放箭,国王亲信,看,这里令牌。”傲从龙形又变与他们一样的形态,众人先惊呼,而后看见了令牌,缓和了好多。

有两种形态,想讨论的过往,见令牌如见国王,说吧,到底想要什么?总大将中,没见过,国王到底怎么了?”刚要缓和,此将又突然的暴怒。

“将莫急,把国王救下,现他安然无恙。”

“真没想到!他们竟然飞攻到了京城,好国王无危险,然,国中无主,京城沦陷们守城还有什么意义呢?”

“将切莫惊慌,京城众战士顽强抵抗,京城内部空投突袭人,只少数兵力尚足俱,己被金甲围剿。而今,主力外,空中力量已全覆灭,守住城门并可守住一切。”

“好,们一同奋战。多,形式大好。”

“将需要分三万队,明日做先锋要最前线。”

“见牌如见人,想必国王也同意的,这就分三万冲锋。”

“好,明日一切自会见分晓。”将激动地说。

傍晚时分,高耸的巨墙上,他检阅属于自己的三万冲锋心中愤慨:“杀人要偿命,要用的血祭。”城墙上,今日阵亡的尸体像面粉一样被拖走,然后像山一样堆起来,泼油后,一把大火尸体被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