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谁,只要坦诚

小说:[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郑仁 字数:2923

中岛敦很快就跟宫泽贤混熟了。

伊哈特伯村里的人都很热情,其中以宫泽贤为最——无论中岛敦向询问什,宫泽贤全都据实以告,甚至还热情地邀请中岛敦摸一摸手上牵的牛。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只要坦诚相对互相信任就能够相处哦!”宫泽贤笑眯眯地说道,“摸摸看吧!”

“唔……但是这头牛对说还是挺大的啦。”中岛敦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它看着太喜欢的样子哦。”

“阿敦喜欢牛吗?”宫泽贤眨巴眨巴眼睛。

“没有没有,怎说呢……虽然说是跟喜欢变色龙那喜欢,但是讨厌,毕竟牛的用途可是很多的。”中岛敦赶紧解释道,“而且是宫泽君你的牛看起太喜欢?”

“唔……”宫泽贤点了点下巴,“阿敦你叫小贤就可以了啦。这头牛今天出逛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先把牵进牛栏里去,然后就带你们去找村长!”

的,那就拜托你了小贤!”中岛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福泽谕吉跟在两个少年的身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小贤!”路边的田地里有位老太太冲宫泽贤招了招手,“们家的牛又听话啦!整个村里就你家的牛养的最瞧一瞧吧?”

了!”宫泽贤将自己手中牵着的牛的缰绳递给了中岛敦,“阿敦帮拿一下,去帮一帮阿婆。”

“哎?要怎帮?”中岛敦一愣。

“当然是先讲道理啦。”宫泽贤理所当然地说道,“如果还是肯听话的话,那就打一顿了。”

目瞪口呆中岛敦:打、打一顿?!

于是福泽谕吉和中岛敦就真的站在田边小径上,看着宫泽贤把说通话的牛给揍了一顿。

厉害!”中岛敦看得双眼发光,“社长,们要收进侦探社吧!”

福泽谕吉沉默了一会儿。

“可以。”沉着冷静地说道,“到时候就拜托你带一带了——如果能劝说到横滨工作的话。”

会努力的社长!”中岛敦精神一振,但随即就发现社长的气势更加可怕了。

中岛敦(猫猫为难.jpg):说错什了吗?

福泽谕吉(暗中搓手):想、想撸猫。

*

还没有等龙之介抵达骚乱的中心,就有古怪的香味和成片的花纹拦住了的去路。

回事?龙之介转身拐进了一个小巷子,[罗生门]探出扎进地底,支撑着本人向上升起,最终落在了一座楼的天台上。

虽然这栋楼的高度比起现代的横滨要低上少,和Port Mafia的总部大楼更是根本没法比,但是相对说,这已经是这一块地段最高的大楼了。

龙之介绕到了花纹最密集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看到了灶门炭郎。

灶门炭郎这会儿正压制着一个手舞足蹈状若疯癫的男人,身边则站着一男一女。从们尖利的指甲以及突兀出现的花纹看,这两个应当是[鬼]……但双方之间的气氛并能算得上是剑拔弩张,反而还算是和平友

龙之介见状皱起了眉头,刚想下去时,时的小巷子里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巷子的另一头匆匆走,中途却正碰见了三个醉醺醺的家伙。在双方擦肩而过的同时,留着黑色长发的男人跟黑西装撞了一下。

痛……喂,你什意思?!”酒气熏天的黑长直率先发难。

“抱歉,有急事。”黑西装说完就想走,却被黑长直拉住了。

“喂,你身上的衣服看少钱吧?”可能是酒壮人胆,黑长直哪怕舌头都捋直,却还在冲黑西装指指点点,“啊,最看起的就是你这种有钱人……”

龙之介摇了摇头。可是最惹起的,是这些有钱人啊。

黑长直那三个人最后肯定讨,以龙之介的眼光看,那个黑西装显然并是什善类。

那家伙身上的血腥气又浓又重,普通人或许看,但龙之介却能够意识到——那是久居上位,执掌过生杀大权的气质,而且近期内,肯定才取走某些人的性命。

龙之介显然没有打算把那三个酒鬼救走的意思——接受道歉走了了吗?为什起了贪念呢?

换句话说,那三个人无论得到什样的后果,都过是们咎由自取而已。

用[罗生门]攀爬过另一边的屋顶,又从空中掠过高高低低的楼房,最终还是找到了僻静处的乌冬面摊。

穿着粉红色和服,披着黑色外褂的小女孩坐在乌冬面摊提供的长凳上昏昏欲睡,乌冬面摊的老板手中端着面,正气急败坏地抓狂。

*

“你够了!现在纠结的是什钱的问题!你哥吃霸王餐给钱就算了,但是你凭什死活的乌冬面?!”老板气得怒发冲冠……对,头顶上反射的灯光更加明亮了,“这事儿劳资忍了!”

拿着双筷子在祢豆子面前挥舞:“给把你嘴里叼着的竹子丢掉!然后把筷子拿吃面!吃面懂吗?!吃就完事儿了!”

龙之介:是很懂你们大正人……为什吃面比吃霸王餐还重要啊。

就在乌冬面摊的老板气到想用筷子戳祢豆子的脸的时候,灶门炭郎终于赶了回,一把抓走了老板手里的筷子,唏哩呼噜地两下吃掉了一碗乌冬面。

“谢谢款待!面非常吃!”灶门炭郎从怀里摸出两钱,塞进了老板手里,“刚才有急事匆匆忙忙跑了真是非常抱歉!”

“嘛……看在你的眼光错的份上,就既往咎了。”老板终于松了口气,“正要收摊了。”

“老板,还有个同伴要过,能再招待吃一碗面吗!”灶门炭郎举起了手。

要吃什?”老板问。

“咖喱乌冬,谢谢。”龙之介这才走了出去,坐在了灶门炭郎身边。

嘞,咖喱乌冬面一份。”老板吆喝着煮上了乌冬面。

“你刚刚那里是怎回事?”龙之介在等待面条出锅的时候压低了声音问道。

闻到了鬼舞辻无惨的气味。”灶门炭郎握紧了双拳,“但是却抱着人类的小女孩,和一个人类走在一起……居然胆敢混迹在人群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还当着的面把一个人变成了[鬼]!”

“这很正常。因为得躲着你们。”龙之介嗤笑一声,“掩藏一片叶子的最的地方,就是树林吗?”

只是担心那两个被蒙在鼓里的人,还有那个被鬼舞辻无惨转换成鬼的先生。”灶门炭郎垂头丧气的说道,“是……太急了?”

“没错,你太急躁了。”龙之介毫客气地指了出,“你对鬼舞辻无惨有多少了解?你觉得以你的实力打得过吗?”

“对起。”灶门炭郎叹了口气,“是太心急了。”

“那你觉得你现在应该做什?”龙之介问

“哎?什做什?”灶门炭郎一愣。

“……你还真是……有点过于淳朴了。”龙之介叹了口气,“上报啊,让你的鎹鸦直接汇报给鬼杀队总部那边啊。就算这一次因为你打草惊蛇让鬼舞辻无惨提前跑掉,那能够让总部派出实力更强大、更擅长追踪的人去找到鬼舞辻无惨的踪迹是吗。”

“对哦!”灶门炭郎恍然大悟,“谢谢您了先生!”

龙之介叹了口气,从乌冬面摊的老板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咖喱乌冬面,双手合十。

开动了。”

*

中原中正在指挥部下们将重要文件装箱的时候,看见沈悦欢晃晃悠悠骑了辆把手上挂着俩塑料袋的自行车过,还按了两下车龙头上的铃铛。

于是三两下从高处跳了下,轻轻落到了对方身边,从沈悦欢的手里接过了那两只塑料袋:“你怎了?”

“给你送点特产。”沈悦欢笑眯眯地任中原中将塑料袋拿走,“你工作肯定没时间去逛,所以干脆把特色小吃给送了。”

“啥特色小吃啊,还得你亲自送?”中原中哭笑得,“们这儿又能点外卖。”

“你敢点,们敢送?”沈悦欢挑了挑眉,“外头正打着呢。”

“……是。”中原中叹了口气,“前段时间的时候,这边死了少人。”

沈悦欢想了想自己在巴托奇亚共和国干的事儿,闭上了嘴半句话敢说,并且试图转移话题。

还是没有找着。”沈悦欢叹了口气,“们国家要咱们密切关注这块儿地方,毕竟这些势力其实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国的情况——毕竟们那边外企少。”

懂。”中原中垂下眼睛,“比起大局而言,们私事只能放一放……过关于的事情,首领有对下达过要求。”

“什要求?”

“如果你要去找得同行。”中原中说道,“们Port Mafia的人。”

沈悦欢笑了:“本就打算带你去,再一起出去度蜜月,只怕以后得忙到满世界乱飞,估摸着没时间多陪陪你了。”

“事态会那严重的吗?”中原中一愣。

会骗你。”沈悦欢伸手压了压中原中头顶的帽子,“回头跟森先生说一声吧——”

“绝对能让中岛敦落在国外异能者组织手里。”

“怎说?”中原中皱眉。

从[钟塔侍从]那里摸到了情报——”沈悦欢的神色凝重,“白虎异能力者,就是中岛敦,是[道标]。”

“什的道标?”

“某样对这个世界很重要的东西……的道标。”沈悦欢轻声说道,“更具体的,还没查出。”

明白了。”中原中点了点头,“这里工作做的差多了。”

“你是在暗示今天晚上该做些什了吗?”沈悦欢笑了。

“想什呢?!”中原中的脸立刻涨的通红,“是说们该去吃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