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失踪的幕后凶手

小说:[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郑仁 字数:3076

炭治郎在拿到日轮刀后,从自己鎹鸦那里收到个任务,是关于西北方城镇少女失踪事件。

“立刻前去西北方城镇执行灭任务!”被灶炭治郎取名为天王寺松右卫鎹鸦用奇怪腔调大声叫道,“每晚!每晚!都有少女离奇失踪!”

“快点走点走!”漆黑鎹鸦盘旋在空中,“少女们!个接!失踪!”

定要起去吗,芥先生?”灶炭治郎从麟泷左近次手中接过用来装自己妹妹祢豆子箱子,看向站在口不发龙之介。

“嗯。”芥龙之介点点头,然后转过目光。

原本觉得灶炭治郎用木箱装自己妹妹实在是有些过分,但是在得知祢豆子已经变成,无法照射太阳之后,还是放弃把灶炭治郎揍决定。

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逃过炭治郎:……阿嚏。

*

黄昏时分。

龙之介难得地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要跟着灶炭治郎出现在座城镇中。

进入座位于西北方城镇后没多,们就幸运遇到作为受害者和巳——前个失踪少女正是未婚妻。

未婚妻里子在前天晚上和呆在时候失踪,唯留下只有里子手袋和只木屐。

在和巳指出里子失踪地点之后,灶炭治郎就直接趴在地上,嗅闻着可残留气味。

龙之介:……记得大正会儿应该有禁刀令?你日轮刀露出来啊喂。

“如何?确定是吗?”芥龙之介问道。

“有气味。”灶炭治郎回答道。

“……你鼻子真灵。”芥龙之介干巴巴地赞叹句。想起曾经合作过那个武装侦探社白发少年——唔,如果异力也够让人虎开发出么灵敏嗅觉话,说不定会更加方便点。

“谢谢您夸奖。”灶炭治郎收到夸奖倒是挺开心,“们走吧!”

“去哪?”芥龙之介问。

气味浓郁起来说明食人已经现身。”灶炭治郎脸严肃,“们得赶紧过去。”

龙之介背后风衣下摆迅速地向外延展,卷住街道边座房子围栏借力,将自己和灶炭治郎直接送上高空:“方向。”

“那里!”灶炭治郎按照自己闻到气味给芥龙之介指出方向,“那个地方味道最浓郁!”

龙之介闻言直接将自己连带灶炭治郎起甩过去,两人落地时黑色风衣化作够延长利刃直接扎穿地面,露出小片黑色沼泽,以及沼泽上漂浮着衣物。

“那好像是个人。”灶炭治郎耸耸鼻子,“应该是刚刚掳来——麻烦把她救起来吗芥先生?”

“啧,不要命令在下,小。”芥龙之介随手丢下灶炭治郎,[罗生]伸长衣带长度,将昏迷着少女从沼泽中捞起来,举在空中。

追着食物冲出来食人终于露出真面目。

从沼泽地中钻出,头顶长着三只角,双眼阴翳,几乎看不见瞳仁。牙齿比普通人类看起来更加尖利,嘴角处还有对比其牙齿更长犬齿。

对方有身躯仍然滞留在沼泽中,只有上半身探出来咬牙切齿地看着芥龙之介。

“你——要抢夺猎物吗?!”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要在种紧要关头,抢夺猎物吗小子?!”

龙之介皱皱(并不存在)眉,选择直接用[罗生]化为黑兽,吃掉头。

路上灶炭治郎给科普过如何将斩杀——唯有使用特殊刀具,将对方头颅彻底砍断,才化为飞灰。

黑兽嘎吱嘎吱地咀嚼着头颅,暗红色鲜血染上龙之介风衣。比起沼泽中食人而言,芥龙之介在时候,似乎更加像是真正怪。

*

[罗生]什么都吃——在芥龙之介长年累月地开发下,[罗生]甚至够吞吃空间。

换句话说,食人头颅在被黑兽吞吃瞬间,就已经进入个空间。

“你做什么啊?”旁边屋顶上又出现只新身影。两只长得出奇相似,而唯得以区分地方,就是新额头上角由三支变为两支。

“你把另头颅藏到哪里去——!!”头生双角尖声咆哮,“你知不知道要把头颅重新长出来是很费事啊!!”

“冷静点吧,另。”又有头上只有支尖角呢从墙面上探出身子,“并不是同类,而是人类啊。”

龙之介有些诧异地看独角眼,随即就将目光重新放在炭治郎身上。

干掉吗?”有些不耐烦地问。

!”灶炭治郎点点头,“虽然次碰到异,也没想到们居然是分裂为三只起行动……但是应该做到!”

“喂喂,自说自话在那边干什么啊!那女孩马上就要过十六岁啊!!”头生双角似乎分到本体暴躁脾气,“再不快点吃,味道可就越来越差啊!”

“也罢,偶尔碰上夜晚也不错。”独角摸下巴,“在个镇上,吃掉十六岁少女也不少,而且各个肉质鲜嫩口感适中,也算是让比较满足食堂……?!”

独角仰身,躲开袭来黑色利刃:“怎么啦?生气?”

炭治郎言不发,只是挥动起手中刀刃,同那两只战在起。

边,那只最开始出现长着三支角已经缩回沼泽中。

龙之介“啧”声,将[罗生]卷着吊在空中、最开始救下小姑娘丢给终于赶过来和巳:“保护好她,然后找个地方老实呆着吧。”

啧,要是那只人虎在就好

龙之介想。

*

“虽然不是第次进来,但是果然还是觉得非常壮观啊。”太宰治跟着沈悦欢走在[边城]里街道上,“说起来,力绝缘体居然也够被你塞进[边城]里,甚至还抑制[异力]存在……你力简直就跟Bug样啊沈君。”

“你想多,太宰。”沈悦欢叹口气,“每个世界有每个世界独特力量,每个世界当然也有自己意志。[边城]真实力量其实应该只有[隔绝]和[传送],但是整座城池以意志为意志。”

“换句话说,就是[边城]个世界[世界意志]。”

“你打算带去哪?”太宰治跟在沈悦欢身后东张西望,“即便是世界意志,也应当受法则影响——换句话说,无法使用异力,你应该也无法使用异力吧?”

“去苏维,看下那只小老鼠。”沈悦欢看眼太宰治,“在[边城]中施发命令,在对另起效时会特意设置0.1秒延迟。因此在你无效化生效,并将们抛去不知道什么世界之前,段时间足够使用异力离开[边城]。”

“呜呼……怎么说呢,种做法还真是叫人无法钻空子啊。”太宰治伸个懒腰,“不过在里没有关系啦——在心脏停止跳动时,力是不会生效。”

“也就是说,你够控制自己心跳啊。”沈悦欢挑挑眉,“你还真是对自己够狠……不过种事情劝你还是少做。”

“哎呀??沈妈妈又要开始说教吗?”

“当然不是。”沈悦欢耸耸肩,“是想说,们到。”

放开[边城]对异压制,脚把太宰治踹出[边城]:“怎么会说教你呢?反正不管怎么说你都不会听。”

慢吞吞地走出[边城],在太宰治故作惊恐目光中步步逼近:“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惯种时候,只要揍顿就好。”

太宰治:织田作救命啊!!沈麻麻打人啦!!

*

沈悦欢摸进苏维事情没有跟种花异特务科报备。

换句话说,次太宰治和沈悦欢其实是通过偷渡抵达苏维

们是直接去找那家伙吗?”太宰治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你为什么会么想?”沈悦欢露出个惊讶表情,“么长时间过去,费奥多尔那家伙应该发现实际上没让赚到多少钱,甚至还把龙头战争里那笔钱给弄没。”

“涩泽龙彦财产是你搞走?”太宰治种稀奇目光看着沈悦欢。

“不啊。”沈悦欢愣,“财产被自己烧点你应该清楚吧?”

“嗯,对,当初和小矮子过去时候,正好碰到在烧最后叠支票。”太宰治点点头,“所以更值钱是珠宝?”

“不,是用自己力提取出来力结晶。”沈悦欢耸耸肩,“力跟力形成特异点,所以那些异力结晶全没。”

“全没?!”太宰治目瞪口呆,“你们上司也没说什么?”

“上报根本没有不就行?”沈悦欢眨眨眼,“反正没拿到,别人也没拿到不是吗?”

太宰治沉默下:“你说好像也对。那么魔人边怎么说?”

当然也掺手,挑拨涩泽龙彦去横滨寻找异力之光——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自己则缩在涩泽龙彦背后,想方设法把涩泽龙彦拿到手财产弄到自己手中。”沈悦欢说道,“那次回来之后特意去查情报——同年里就开十几个新据点,然后被通知苏维异特务科给查封,还以走私、叛国、偷税漏税逃税等名义,让差点儿进局子。”

“噗。”太宰治闻言笑出声,“狠还是你狠。”

“不过些对而言不过是小打小闹之类玩笑。”沈悦欢摇摇头,“只要没有击毙命,死屋之鼠就仍然会生存在个世界上……而且们此行,说不定根本见不到费奥多尔。”

“那们过来干什么?”太宰治用质疑眼神看着沈悦欢,“别告诉们是来观光。”

“你怎么会么想?”沈悦欢奇怪地看太宰治眼,“那是你只单身狗。”

“啊?”

是去陪中也。”沈悦欢说道,“顺便去看看费奥多尔在东欧某个地方究竟藏什么东西。”

太宰治:……要不是织田作不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