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宝剑

小说:庆泽 类别:都市情爱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1997

素知剑法出众,在校两年体育课也全剑法。主要他爸,他爸当初就以剑法进了军队,所以从小练气学剑。比赛只要不遇雄田晶那般物,那便十拿九稳。

次日中午,坐在寝室看书时,拿了把剑回来。他中午回了趟家,找了这把好剑。“让我看下。”把剑递给

仔细接过,黑色剑鞘上没有任何花纹,十分朴素。抽剑而出,吃了惊,从未见过这样宝剑:通体漆黑,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剑身轻盈,随手挥舞下剑,感觉不出重量,好似根羽毛。质朴内敛,若不拔剑出鞘,谁识得这等宝剑?

“此剑何名?”

“腾渊。”

点点头,“自深渊腾空而起,好名字。”他欣赏不够,但还克制住自己情绪,双手将剑递与

寝室五各自休息,下午同去看比赛。这个寝室作息习惯还都不错,基本致,也没抽烟,这三年里过得十分惬意。

下午,赛场上。播报声响起:请张、刘平进行比赛。拍拍肩膀,自信地走场上。

今天还很热,太阳仍旧毒辣,戴了顶淡蓝色渔夫帽,上边绘有只可爱小熊。无风,和那个刘平都已双双站定,就看谁先出手了。

这局对决有意思,剑客遇上了客。那刘平,长发盖肩,穿件黑色长袍,条盖脚面黑色宽裤,脚踩双新不新旧不旧布鞋,分明客打扮。再看他腰间挂,细而长,正国内很流行平常打扮,刘平和他比,显得有些另类。不过庆泽很包容,什么款式服装都能被大众所接受(这也有妈妈份功劳,她团队推出了很多奇特服装)。

那个刘平手握住鞘,手按住柄,慢慢向移去。同样姿势,只不过他没有移动,弓步屈膝,稳稳站立。平距离大概有20米远时,突然脚下发力,个箭步直冲而去!细出鞘,看不清身,只听得声风响。

刹那间,当啷声。回过神来,只见场上二兵刃相接,个短暂停滞,看清了那把细。细长身在太阳照射下反射出闪眼白光,而腾渊则漆黑浑厚,阳光似乎无法照耀身上。

展开了白刃战。自幼研习,剑法纯熟,腾渊在他手中真像条出水蛟龙,上下翻飞,左右乱舞。而刘平只得暂时招架。白,两个弈客。现在黑子占优,白子处劣。

因为身过长,所以无法使用复杂招式。细般讲求击必杀,因此细发展出个名叫“拔斩”招式。刚才刘平未杀,已落了下风。

剑舞八方,刘平早已展开气场御敌,但现在他气场快要支撑不住。刘平想要扭转局势,索性腾向半空,把气聚身内,照着劈头砍去。

对手会腾空,但没想他收气竟能如此之快,简直瞬间完成。细来势凶猛,双手握住剑柄,剑身横于头顶,接下了这来自半空

刘平双脚落地,他已转守为攻。现在力量比拼,身聚气下压,苦苦支撑。泥土中留下两双深深脚印。点风也没有,刘平额头都在冒汗。

实在坚持不住,细力量占优。他两脚后蹬,个趔趄,差点摔倒。客不会放过这样好机会,照着迅速调整,用剑挡,自己也再次站稳。

刘平有些急躁,他双手攥,眼露凶光。较为镇定,用剑指着他。两慢慢转起了圈子。

客突然大吼声,大有鱼死网破之意。他腾空而起,双手举过头顶——

没料接下来做法,怕全场也没能料,就连领导席上都沉默了。就在客跳起后,小跑两步,双膝跪地,个滑铲……

刘平在半空侧身翻转,趴于地上,鲜血染红了泥土地。细从手中脱落,又当啷声。

没缓过劲来,这什么?他以为还要有场好斗,没想结束了。医生赶,把刘平抬走。刘平右侧肚子裂开个大口子,血正止不住地外流。没闻血腥味。

全场响起鼓掌声,能听赞叹声音。他也佩服,敌方腾空速度不算慢,而能更快地做出反应,从心底里佩服他室友。

微笑着,小跑着来室友身边。赵超拍着胳膊,笑得十分开心:“可以啊,没想啊!”也乐呵呵地点头,“哪里哪里,马马虎虎。”

“咱寝室两都赢了,你俩得请客吃饭!”赵超起哄道。五都笑了。乐呵呵气氛,很喜欢。

正当五谈笑风生之际,手机响了。他看眼,爸爸打来离席,站在看台后无处接了电话。

“你回来趟。”

“现在?”

“嗯,赶紧回来。”

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平常有什么要说,飞鸟上说句就行,很少打电话来。刚才又说让我回去,这……

告诉室友,自己得回家趟,有点事。说完离开体育场,往家而去。

学校距家不远,已经赶。推门进家,发觉气氛紧张,几坐在沙发里,不发语,全在思考着什么。妈妈也在家,这没想。妈妈个大忙个星期不定能见几次面。“底怎么了?”心里犯嘀咕。

“来了,坐。”

也没多问,静坐好。

“可能要变天了。”爸爸沉闷声音。

底怎么了?”

“科技部在搞大检查,要‘清洗’掉敌方间谍。”

“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还记得我说过,科技部里不铁板块吗?有看不惯我。事情不太好办。”

“那怎么办呢?”

郑爷爷淡淡笑:“不必担心,要敢有来抄家,我灭了他们。”

“不可鲁莽。”父亲喝了口水,说道。

“车山前必有路,又何必担心呢?”郑爷爷开导父亲。

“我叫你来,就让你知道这个事,暂时没什么大问题,这个事你也不要告诉同学。”父亲叮嘱说。

“我明白。”听说过所谓‘清洗’,也知道这两个字威力,他感,但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觉得胸闷。

“好了,你回去吧。比赛快结束了吧。”

“嗯。”声音也低沉下去。他喝了半杯水,往学校走。

太阳高挂,炙烤着大地。心情沉重,就连渔夫帽上小熊,此刻也不再觉得可爱。

五分钟后,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