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章 君子断交、不出恶言(2)

小说:加锁的灵魂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完颜寒寒 字数:3631

情势越来越僵,周围也都不知所措。唐争鸣已经把自己给逼悬崖边上,还不如,破罐子破摔,直接回应道:‘想做个断很容易,今天你也是彻彻底底明白我对月琴心意,所谓君子断交,不出恶言。咱们今天就此分手,不上分道扬镳,以后院里,大家还是同事,希望以后还能够平静如常朝夕相处,你好不好。你曾经对我好,我会牢记于心。’”

“‘君子断交,不出恶言’,呵呵,小姨,我不知道我爸爸是哪里引用这句话。看似以平和心态劝导,实则却杀于无形。再,文也不是君子,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分手话,实也是挺令伤感。”

“文你爸爸话,与此同时,泪如雨下。没有想,你爸爸非但没有认错,竟然会放出这样狠话。拿起个水杯狠狠泼你爸爸脸上,边骂句‘唐争鸣,你真是混蛋’,随后大哭起来。事情发展这个地步,似乎也是没有能够料。尤其是曹文燕,算是整个事件引线,整个事件发生始作俑者。本来看起来只是点点星火,却不曾想头来引爆确实颗雷,矛盾焦点虽然不是,但是无论如何,这个烂尾结局肯定是难辞其咎。虽然根本不是什么善,但是破坏家姻缘帽子我无论如何也戴不起,况且文本来也不是个好惹主。

不管怎么,曹文燕也算是识时务,混乱之中仍然保持清醒,立刻劝道:‘姐,你别激动,唐大夫话只是冲动。恋之间吵架很平常,但是闹分手都不是认真,唐大夫平时和你相处得那么好,点过分话都是性子急惹得祸,都是话里话外赶起去。总之,姐你千万别当真,吵架归吵架,可别使真性子。’

道:‘你别劝我,今天他这种话,其实早就准备很久,他自己移情别恋,心中有愧,借着这个机会,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更显等他自己对待爱情有多伟大。我文也不是个没主,更不做缩头乌龟,杨月琴你给我听着,今天你以卑劣手段来挖别墙角,早晚有天,你也会有着同样下场。’”

“天哪,小姨,可以理解这是对我诅咒吗?但是最终还是被给不幸言中。如果我真是用什么卑劣手段,文这样咒我我也无话可。可是从头尾,都是文自己自作自受不是吗?反过来,这句诅咒难道描绘不就是自己吗?真正用卑劣手段从方雪怡那里抢走我爸爸,又亲手葬送和我爸爸之前爱情,受这个诅咒自己,又可恶将这个诅咒传送那里。而更不可是,这个诅咒竟然多年以后真应验,我爸爸又重新方雪怡身边,难道这个诅咒还要再传给方雪怡那里吗?可是方雪怡本身就是最初受害者,但是……但是毕竟让方雪怡受害并不是我这点上,方雪怡是有愧于我。即使这样,接受这个诅咒也并不为过,可是,小姨你过,方雪怡又间接对我有恩,或许,方雪怡和我爸爸,他们两个,是用暂时分别拯救我。他们本来就应该起,是我原因才让他们饱受离别之苦,不是吗?如果上天注定是让我爸爸做自我牺牲才来身边,那文又算什么?是否也是通过自我牺牲,把我爸爸让给呢?如果真是这样,是不是反过来,我们还要对文表示感谢呢?对不起,小姨,我全乱。我爸爸命运,这样圈,最终回原点。这个轮回中,方雪怡虽然获得是迟来爱情,毕竟最终收获是圆满。我受益于我爸爸帮助,从心理逆境泥潭中挣扎出来。而唯独只有文,似乎只有无所获。这么,岂不是这里,文是最可怜呢?”

“朵朵,你冷静下,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情感事情更难以辨别谁对谁错。但是你最后看法我是既同意又不同意。同意是,霸凌者都会获得不太好结果;而不同意是,换个角度来看不也是自己本来充满仁爱灵魂上面套枷锁,越是获得欺凌快感,灵魂上枷锁不就会越来越紧吗?而最终能够战胜霸凌者受欺凌者,不也是充当天使角色,将霸凌者枷锁打开,从而使霸凌者重新获得灵魂自由。而后面小姨会提,文这种关系中,最后打开自己枷锁,如果这样来,不但并非是无所获,反而却是得重大转折机遇。”

“文,霸凌者,可怜,灵魂枷锁,重获自由灵魂。我该如何将这几个词捆绑起,将它们融合起,让它们成为个活生生。我们既讨厌,又可怜,羡慕,甚至某种程度上感激放弃我爸爸。小姨,只有弱者才会有迷茫,强者才不会迷惑是吗?”

“朵朵,可以强者不会迷惑也好,智者不会迷惑也好,这都不是我们能够夕能够真正理解和看透问题。当我们想不通问题时候,我们只能向前看,争取好结果,却不要意已经失去东西。曹文燕劝时,周围同事,此时也已经不再好意只当自己是名看热闹群众。他们纷纷上前劝和你父母,但是无论如何,双方都气头上。尤其是你爸爸,几乎完全等于摊牌,书呆子都死板,且爱面子,至少当时场面下,想要马上破镜重圆是不太现实。倒是你无论如何都看见下去,很显然,这样发展下去,第三者插足事实将会被坐实。未来,所有指责,所有矛头都会指向承担不起这个后果。现,唯能够做事情,就是用自己和唐争鸣立刻划清界限方式,才能够平息事态。

道:‘谢谢大家,也谢谢大家帮助,整个事情起因都我,是我引起大家误会。对不起,我以后不再会和唐大哥有任何交往,我不再会介入你们生活,没有我,大家生活,将会重新回平静与安宁。’”

“小姨,这个选择,也许就是无奈之举吧。言可畏,只是我相信我爸爸会变得孤单与失落。”

“你爸爸确实很失落,但是那是后来事。最先失落,却是你想,那就文,这也是之前我们所提所拥有小心。文道:‘你既然打定主意直要把唐争鸣伤照顾好,为何现又要打退堂鼓呢?杨月琴,你自己承诺要,既然唐争鸣吃不惯我做饭菜,那我也索性不给填这个麻烦,省得他藏来藏去还要顾及我心情。既然周围同事都来劝导我们,我们也不能冷落好心,更不能折大家面子。唐争鸣你大伤还未痊愈,这个时段我们吵来吵去也吵不出个结果。我们三个事,先暂且放边,等你病好,我们再决定这个事情最后该如何处理吧。’”

“如果我没猜错话,小姨,所谓文小心,其实更是我这个劳动力。如果我就这样离开,岂不是我爸爸起居饮食,都得让文自己来承担。他们吵着要分手,也许我爸爸定程度上是认真,但是无论如何,文还是爱着我爸爸,既想着接受爱,又不想承担更多家务,最好办法,就是能留住我这个劳力。毕竟给我爸爸做饭这件事情上,过于意气用事已经给带来很多烦恼。而我,此时也是心灰意冷,苦恼于无奈陷入感情纠葛,更是心痛得给我爸爸接二连三带来精神和肉体上烦恼。”

“朵朵,也许我们可以理解为,不知道你是否听过,有许多小动物,受过伤害或困扰时,会主动类,求助类。我就电视中发现,有出船海上游玩时候,有只海龟海中紧紧尾随。当类把它从海洋中捞出以后,才发现脖子上面套死死棉绳。类将它解救,重新放回大海。也许你就是这样小动物,不经意间获得你爸爸帮助。但是当意识早已经给你爸爸带来不必要麻烦,自己又无力解决和回馈情况下,最好办法,就是默默离开。就这样吵闹声,劝解声,其他异样目光之中,你选择默默离开自己办公室,远离这场纷争。”

“小姨,这算是逃避吗?似乎这也是解决目前现状办法。可是躲得和尚终归躲不庙,大家以后仍然个屋檐下工作与生活,免不当面尴尬和背后指指点点。文平时有事没事还故意找茬,何况现更是握住把柄,可以好好借题发挥番。但是令欣慰是,我总算这次冲突中勇敢自己真实想法和感受,虽然中间经历些退缩,也反而受更大语言暴力。但是不管怎么,希望能够意识,想要获得心理上自由,只能选择步坚定走下去,这不单单是解救自己,也是帮助文逐渐打开心灵上枷锁。”

“不管怎么,你选择回避,也找不能够调解对象。接下来,你爸爸和你也相继选择离开,剩下吃瓜群众也自然不欢而散。而留下,却是每个这样冲突背后,对以后他们之间关系,他们以后该如何去做,去如何相处这样难解和沉重索。这次冲突所带来最直接后果,接下来几天里,你爸爸又重新回吃泡面,吃面包时代。文是不太可能给他再做饭贵有自知之明,自己手艺之前被如此羞辱,自然知道上杆子不是买卖道理。更何况文心高气傲,而且为慵懒,以前碍着面子不能中途而废,现正好顺坡下驴,得以解脱,趁这个机会又将做饭责任重新推回给。不过你也不买账,过后几天内也没去过你爸爸宿舍次,似乎真要就此切断和你爸爸所有联系,从此不再卷入他们之间内部纷争。这样对自己好,对唐争鸣好,对文好,对大家都好,至此以后,大家过后便形同陌路。”

“如果从此以后相安无事,你过你日子,他过他日子,倒也算清静,大家重新洗牌,重新恋爱,似乎也是相得益彰。”

“朵朵,对于很多,平静日子虽然舒适,但是会显得过于无聊。每个都希望能惹出点事而,让生活有些波澜,但是哪怕惹出点点小事,不定也会持续放大,最后惹出大乱子来。这切都是本性,欲望本性,没有欲望,世上便没有矛盾与纷争。朱熹教导民众压制欲,佛祖让大家切看空,也许就是基于此吧。总之,只要存欲望,且做法不当,肯定会像滚雪球样矛盾越滚越大,最后不可收拾地步。”

“小姨,听你这么,后来还发生更多难以处理事情,是吗?我觉得他们之间关系,已经是够乱套,好不容易平静会,难道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