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说:农民混初唐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青山散人 字数:2884

杰也没想现在就烧制出玻璃来,一利润太大,自己吃下来,再分给家又心有甘,自己什么都交给他掌控一件好事,这世界强力人士太多,为了今后找自己麻烦人少一些,留些好东西到以后分出去。再说了,家太强大也行,他再强大也能和那李家二郎比吧。现在就把自己知东西都交给了门,那以后拿什么去换自己一身富贵,有些东西这些士给。有了造纸和新粮种门已经能将佛门压一头了,没必要让他强太多。

一平一了和孙思邈已经给益州青羊观、长安袁天罡去了信,益州主持这几天就会到峨眉山来,去长安信可能在路。一进入世俗杰必须门出去这一点,就杰自己也会反对。

木板纸已经干多了,杰将最薄一张揭下来放到一木台,用小刀分割成三寸宽纸条,在手揉搓几下后,虽满意,可也足够可使用了。就工期太长,要在池里泡多月,停加热情况下,有好多材料没有分解开。

拍打着自己脑袋,对士说:“这材料以后要过粉碎后再进池里才好,那样就用太长时间就能分解,可以缩短很多时间。在这些池下面再连,好了溶液就可放到下边里,要制纸张有浆水,就可以分开生产纸出来了,至于怎么操作你自己试验试验,”又掂了掂手毛边纸接着说:“这样可以用了,至于怎么用起来更舒服、更方便,你也好好试验,最好找人来试用一下。”

流风和士对杰施了礼,对杰说:“好,公,我这就安排人手开始试验,再挖小一点池来,试验您说怎么造用途纸。”

“嗯——这样吧,你把这里作为试验场地就行了,要想真正生产大批量纸张,我这太小了,你一旦确定好了生产流程,想把你造纸厂开到哪都行,有就对于造纸,我就只知这些了,以后怎么造、造成什么样我也就管了。”说着就带着手有一些湿润纸巾转头回去了。

流风和没反应过来,一脸狐疑看站走向庄杰,再看着身边孙思邈,确定对孙思邈问:“孙先生,何意?”

孙思邈对流风风说:“说,以后这造纸之事他就参与了,全都由你自行负责。至于怎么试验他给你说加什么崔化剂、怎么加?那就自己事了。已经把路给你指出来了,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说完也理会这师兄弟,跟着已经走远杰回庄,他有一些计算问题要找杰讲解。

看着院里闹作一团小萝卜头,摇着头走了进去,前一世这些只能幼儿园大班有小学一二年级小孩,虽然比那些孩懂事可也改了小孩爱玩天性,一旦有了空闲就会玩闹一阵

一看到进了院一群小孩,一下安静了多,只有最调皮俩向着杰跑了过来。林巧儿和张二丫一人拉着一支手,好奇看着杰手拿着纸卷。

对着她笑了笑,说:“这就那边造出来纸,只用来擦手脸用,能书写要再等几天才行。”这群孩对能用纸来书写非常期待,杰只给他用粉笔写字,教他写毛笔字流风这士。杰曾答应他一旦造纸成功,就会给他纸用来练字。

对于教这些孩识字杰可算尽力尽心了,一早起来就会带着这些比他起一起打一遍太极,早餐都有一颗鸡蛋。午餐和晚饭都会有肉,在这里吃饭小孩和几老人,再加孙思邈和流风士。炒菜早就交给张林氏她了,现在杰根本用自己做饭,一到饭点就会准备好,请他到饭桌去。饭桌小圆桌,一张桌五六可以

今天特意加了几硬菜,林五爷自己带来,他孙媳妇也在这,给张林氏打帮手,据她讲,今天林五爷生日,七十四了。人家都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叫自己去。这一过完七十三进了七十四,算过了一大劫,挺值得高兴事。杰让人去将林五爷家人都叫了过来,加自己和孙思邈流风,陪林五爷家人坐了一张能坐十来大圆桌,又让林巧儿和张二丫去将自己留下酒拿一坛出来。这杰喝了两天酸酒后,实在喝下才让木匠给自己做了一蒸笼,自己一人藏在屋里用晚时间悄悄蒸出来,就只有老缠着自己讲故事林巧儿和张二丫帮了点忙,所以她俩知放在什么地方。自己一直都没没尝过,刚蒸出来酒很烧喉,要放一阵才会变绵软一些。一直想有女儿,头胎生了儿后,老婆想再受罪就没再要,现在这两懂事乖巧小女孩儿给了他又当一回爹感觉,对她俩很心。一直想找时间给她家人商量一下,能能给自己做闰女,可又好意思提总出口。

“这什么酒?怎么这么劲大,就像烧着了一般。”闻着酒香忍住尝了一口孙思邈,咧着嘴咝咝吸着气,放在鼻闻。老尝药老孙总会对一些认识东西好奇,好多时候都会尝一下看看有什么功能。就像学神农一样尝百草。

“好酒!真好酒!”听孙思邈一说很烧嘴,流风也学孙思邈尝着喝了一口后高声叫了出来。

闻着一样酒香,听着孙思邈和流风称赞,林家几人也只轻轻沾了一下口。“好辣!”好酒!“咝——”各种声音一起响了起来。

杰身后也响起了几声压抑“咝——咝——”,转过头一看几点,只见林巧儿张二丫和杨小五,二狗一手拿了根筷,另一支手使劲在嘴边扇乎,俩小丫头连眼泪都流下来了。由得笑了,说:“该!辣着了吧?能给你给你吃?这下好受了。”

大家一见,就一阵哈哈大笑。林五爷也笑着说太猴了,该。小孩调皮会让人生气,调皮可懂事。

一见大家都盯着他看,“哇”一声都朝门外跑去,边跑边在嘟嚷着什么就怪你被发现了之类。一听好像二狗挑唆着几一起尝,对比调皮二狗杰虽也喜欢,可没有像对林巧儿二丫她那么宠着,有时候对着屁股蛋就会拍巴掌。招呼张林氏去管一管几点,让他喝点水再回来好生吃饭。

听到流风在边报怨着顺哝,以前吃几斤酒在话下,今天怎么半碗都没吃完就开始头晕脑热了?他,就桌喝酒就没有一没脸红,就连杰也红了一脸。杰也奇怪了,自己以前喝得虽然多,半斤多酒会脸红,今天怎么脸红这么快?

喝过水小丫头一进来就对杰说:“公师傅,一了老神仙带了两人过来了,马就进院了。”

没等杰站起来,就听得一了声音传了进来:“好酒啊,这什么好酒?怎么这么香?”人没见到呢,好酒声音倒先传了进来。

杰和林家人都站起来迎接一了长,其中一赶紧到旁边屋里再拿几,添几付碗筷,请这几位坐下。

一进院一了长先给孙思邈问了声好,便对杰说:“,我来给介绍一下,”指着一位略胖中年人,“这一位观在县城药铺、杂货铺管事,名字叫做刘延福。今天过来一看纸造得怎么样了,再一听我说起你这里在传授一些学问,想问问能能让他家小儿也过来跟随公学习。”

“见过。”这刘延福赶紧给杰见礼。

用客气,刘掌柜请。”杰拦着他行礼,对他说

另一人却已经和孙思邈见了礼,两人小声说了几句,就又转到杰这边。

一了长对着这年纪大一些、带着一股书卷气,身穿一身绸头戴圆幞清瘦中年人说:“这一位我给你说过世之才杰,以前在观中也人独来独往,却受异人传授学问,如今他师傅故去守孝两年才返回观中,却又依师命俗,如今我观中将此处庄送给,就当赠礼。”

看着衣着有点皱着眉头清瘦中年人对着杰点了点头,正准备说话,一了长已经对着杰说话了:“,这位新任益州长史高士廉高大人。高大人到益州有月余,所以先来峨眉看望一下孙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