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说:农民混初唐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青山散人 字数:2814

士廉,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舅舅,长孙兄妹年幼丧父,母几个由他这个舅舅带回养大并筵师讲学,不然哪长孙皇后?也不会叱咤朝堂几十年长孙无忌。对喜欢看点书许杰说,这个士廉并没历史上留下太多太大名声,不过这只是和现朝堂比而言:文庞杜魏等等大批治世能臣,武李靖李绩秦琼等等大堆善征将军。士廉身其中确实不是最拨尖,但是能跟李世民身边打下诺大片江山,从乱世活下活得风生水起几个是平庸

听说这次士廉犯了错被罚到剑南任安州都督,现又提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按说从都督到长史是降级了,可是益州作为蜀中中心、剑南治所,大都督如今是由蜀王李恪遥领,那益州话语权是这位长史了。虽说峨眉这里属于邛州,益州长史还是很大影响

“见过。”许杰对着士廉施了礼。现许杰对于般性礼节要认知多了,孙思邈跳出三界外又是德行署,倒没什么礼妨之类。流风作为观培养代接班,却是对待接物非常老个月里,许杰跟着学了不少这个时代常用礼仪。这士廉是大物可不能慢待了,赶紧请坐,并让茶水饲候,现正是天中最热时候,走了也该是渴了。

“许公不必多礼,是老夫得唐突了些。”士廉也没太过客气,本到峨眉山是为了散了下心中郁闷,谁被发配会好心情?再看望孙思邈,俩长安也数面之缘,都了峨眉山怎能不看望下,至于许杰这里倒是个意外。

大圆桌上饭菜都还没动,几个也只是刚喝了口酒。闻着酒香,几个都长长吸了几口气。许杰见状忙请众继续上席,给后也上了只小碗,倒上大半碗白酒,也个二三两

开了玩笑对许杰说:“许公倒是小气了些,如此好酒正好大碗鲸吞,怎用这小碗糊弄我们?”

许杰好笑着对了和士廉说:“这酒太烈,还是先少点,等喝过后添加不迟,怕喝醉了不好。”

“这点酒也能让喝醉?”长嘴上虽这么说,捧起碗闻着香味还是小小尝了口。然后是长长出了口气,不再对许杰说话了。

士廉也是小小沾了下唇,长出口气对孙思邈问“好酒,似刀、似火,好烈酒。不知这酒是何处寻?叫甚么名称?”

孙思邈笑了,对士廉说:“这酒是许小友刚才让抱出,我也是第次喝,怎么且问许小友。”

许杰瞪了眼坐隔桌偷看这边脸小坏笑小萝卜头。见几盯着自己,说:“这酒是我自己蒸酿得,算不得什么。名字么,我既出自九老观,叫‘九老烧酒吧’。”

“‘九老烧洒’。好!好!好!叫九老烧酒!“长很是兴,许杰做什么都没忘好,今后观中还要再与许杰把关系搞得好点才行,这许杰身上可能不止这么点东西,搞好了关系后再好东西不也还能让观中多得些好处,哪怕日后许杰到了别处,我家遍及天下观还怕和许杰联系不上?

许杰也不管心思,对着几位说:“这是新酒,味太烈,若是再存上些时日去了火气更好了,今日若不是林五爷过生日,我还舍不得将这酒拿尝新,看时日确是短了些。”说着还对林五爷举了举酒碗。

士廉也对林五爷举起碗,士廉开口说:“我们今日既是沾了老家光,喝上这无双美酒,,我等为老家寿!”

长也说:“这‘九老烧酒’第次开坛是为了老寿,算是名符其实。”

林五爷好是拘束,捧着碗个劲;“折杀老朽了,折钉老朽了。能见到各位神仙贵都是小老儿福了,您几位请!”

旁边已经吃完萝卜头跑了过,林巧儿对着许杰问:“公师尊,今天下午还上课吗?”他们是看了贵客,师傅要陪客,自然无法给他们上课了。

“你们先去玩,今天下午不上课了,不过明天如果还没背会今天诗,我可是要打手板。”许杰也没让他们失望,给放了假。

“我们早会背了,您听:‘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二狗起了头,群小孩齐声背

士廉满脸惊讶,盯着许杰问:“许公,这诗是你所作?”

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惭愧,许杰脸上通红,想了会终于记起了原作者已经九岁了,才说:“不是我作,是义乌骆宾王七岁时所作,现他该九岁了吧。”

家中坐,可知天下事?我记得他直没出过峨眉山,他师傅听说也是两年前已去世,他如何得知千里外个孩所写诗?怎么可能?”不可思议,只是心中想到并没叫出,这太惊了,这是真正神仙才手段啊!这许杰难是神仙下凡?

边上林巧儿和二狗接着开口嚷嚷:“还呢,你们听:‘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张二丫也不示弱:“我这还呢,‘众鸟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敬亭山’。”

许杰见几个还要再得瑟,赶紧说:“去去去,吃完饭去玩,别乱跑。再得瑟给你们再加点作业。”

听许杰威胁,群小娃娃发出阵“哇——”转眼听院外传阵叽叽喳喳相互埋怨声。

林家倒没什么,不学问么,庄主本学问。但是孙思邈和士廉样了,这两首诗简单平易,但意境深远。特别是前首,简单中蕴含着深沉,已经是达到了‘无意于工而无不工’之境。绝妙!

士廉是贞观元年被下放到了安州,这次调任益州大都督长史,也安州呆了年罢了。士廉也是个务实官,从以前任职地方看,对水利、农事教育都很大建树。本看看孙思邈,峨眉山中放松几天,到九老观中知孙思邈山下农庄,还以为象以前样只是下山为村民诊治,却不知这路上只听个十六七岁少年是如何了得,不仅寻异种产粮食,还能造纸、建暖棚种粮种菜,找石炭烧石灰,最重要身异学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几万里外异国他乡了若指掌,对天下各地风土情知之甚祥。

还没进门闻到扑鼻酒香,这家常菜却不平常,不知怎么烹饪而得;衣着发饰怪异也还能解释得通,才还俗不久还未入得世,但这些男孩怎么也随许杰样?听说当时男孩们要将发饰修成和许杰样还得了不少埋怨,了他们都不知许杰是怎么说服那些?现年轻也都将头发削成了寸头,说是干起活很是方便。

刚才几个孩吟诵诗句看出了许杰教育孩进所用心思很多,路上还听地了长说了许杰还教授这些孩算术,好都能计算两位数加减,还个什么乘法口诀?这些孩才学了两个月啊。不用纸张只用个木板和石灰能进行书写教学,也让士廉惊奇不已。

这不,刘延福县城经营两家营生也算是些见识,长说起这事,求他带着自己过,看不否可以让自己小儿拜师,能造纸、能吟诗、还能营造暖棚种植怎么都算是才,现刚出师门还些香火情,再过些时日香火情淡了后可更不好拜师了。刚才给许杰敬酒时许杰让他把孩带过,要学什么以后再说,他可不敢保证什么大能耐能传授这些孩,现都还只是开蒙东西。想自己也是上了十多年学,当时没上大学虽遗憾却也不算甚。那时上大学个普通中学二三百号二三十个是好学校了,再个三四十上个中专都能当后二本。

听刘延福说李小儿还不到十岁,叫做得志。已经蒙学认了不少字,还算是个机灵鬼。

士廉看着身边才剪了头许杰,不由得问:“许公,这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损伤,你既已还俗,为何还要剪去头发?”看着他头,总觉得怎么看都点晃眼。

许杰对着士廉说:“其实啊,这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没错,至于不可损伤么?谁没损伤过?是那些满口之乎者也德大儒也还是样自我损伤,我不过只是比他们多剪了些头发而已。”

“哦,这什么说不成?”士廉看着许杰问是旁边孙思邈也样看着许杰说说这身体发肤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