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降炎陵,兵指炎城

小说:天弃弃天 类别:都市情爱 作者:曹瑜 字数:2107

装成普通士兵的天启,五舵主,平遥,和几个士兵,行数十漫无目的的在乌山山下绕着圈子。

引诱炎个中级武灵的高手可简单。武者修为中武灵之境道分水岭,成就武灵便可御空飞行。稍微有些风吹草动,惊动炎个中级武灵凭天启很难将他留下的。

天启换张ren皮面具,故露出轻松状,行众姑作谈笑之声回荡在山谷之中。实则他全身心却高度紧张,眼角的余光停地瞥着四周风吹草动,左手呈握拳状放入口袋中,紧紧攥着为炎准备的毒烟丹。

霎时间,右侧山林稍有异动,谈笑之声骤停,其未至,招式已至,股红色的流光向天启众

纵身四散奔逃,队伍中那几名普通山匪闪避及,被红光击中,还没得及发出惨叫,便化为地的烤焦的残尸。

似乎被天启几位成功躲避他的攻击顿下,借此时机,天启翻身跃,掏出毒烟丹狠狠地向炎砸去。与此同时,平遥凌空而起双手成爪饿虎扑食般向炎展开全力击,五位舵主也遥相呼应内力离体轰向炎

毒烟笼罩着,数息之间,炎五感六觉麻痹,而攻击稍息已至。炎如惊弓之鸟笔直地被轰至地面,砸出口圆形的坑。

须发尽乱,血肉模糊,气息萎靡地炎动的躺在深坑之中。

立即围上,平遥灵力化链锁住炎,天启从怀中慢慢掏出枚丹药送入炎嘴中。

“此丹名为苦鬼丹,乃毒性极强的剧毒丹药,我念之间便可使其发作,若无解救之法,发作之将会全身毒痒止,愈抓愈痛,最后周身化脓而死。”

双目瞪,牙口张,努力地想将丹药吐出,力及逮直接昏厥过去。

“七弟,可又立功啊!”舵主赞道。

天启笑笑默作声。

几日后,乌山寨中

哥!几日修养炎那老家伙应该伤好吧?。”舵主道

“好的差带炎。”平遥道。

被带上前,目露凶光,死死地盯着天启,似乎要择他而噬。

“别样看着我,炎老前辈,对您使阴招也无奈之举。”天启无奈道。

帮下作的小,只会使些阴招,我宁愿死,也可能做们的奴才,哼!。”炎怒道。

“说到下作,哪有比个堂堂中级武灵高手整天手在山下偷袭那些武者武士级别的低级修士下作。当然,我们当然会把炎老您当做我们的奴才,当初您直接解散山寨,我们还很敬佩您的魄力的,我们出此下策,囚禁您只想与您为敌。”平遥缓缓道。

嘴角尴尬地撇撇。

“我们没有想把您作为奴隶,只想和您好好相处,以后我们山寨里有什么事只希望您能帮把手,当然,只要您在做出对我们有害的事,我以格保证您体内的毒丹会发作。”

“此言当真?”炎置信道。

“绝无半点虚假,日后带我们突破中级武灵或我们觉得您再会对我们有敌意,我们愿意给您解药,还您自由,过在此之前,还需要委屈您段时间。”

“那好,我答应便,但,如果让我做那些必死的事我会帮们。”炎道。

平遥与天启相视笑,平遥道:“自然会!欢迎炎老前辈成为我们乌山寨的员,您就担任名义副寨主。”

三月后

“老七,怎么?有什么事吗?”平遥问道。

哥,自从降几个月,我们乌山寨成炎城附近最的山寨,马也扩充至足足五千余,我们成炎城附近名副其实的霸主,您也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可至今我却没发现您真正的开心过,至今为止您连房妻妾都没娶,我知道您志于此。”天启缓缓道。

“恐怕样吧。”平遥道。天启可否认的笑笑。

“唉……记得我曾经和说过吗?我也位权贵迫害流落至此,我的家乡在块叫做东洲陆的地方,我家也算东洲陆的方豪门,而我年少时在我们那儿算天赋异禀,早早的就被立下少家主的位置,后,我又娶家族族长的女儿,她那时那么聪明伶俐,温柔可家都说我们天造地设的对,我们还生个活泼可爱的女儿,那时候真幸福啊!可,后切都变,我对她那么好啊!她结识位中州豪门的权贵公子,变得那么陌生,她要抛弃我和女儿,我气过便和他决斗,终究敌被他打致重伤,修为暴跌,我父母族堪受此辱,便欲杀他,料他族中强者赶至,将我全族屠灭,族临死之际拼尽全力将我和我女儿送路上我们遭遇追杀,我女儿在次追杀后失踪迹,我无意中逃到块偏远的陆上,到荆国,到玉州,后到炎城儿落草为寇!。”平哥抹抹脸上的泪水叹道,“我无时无刻想着找回我的女儿,无时无刻想着给我族报仇,无时无刻想着强站到那贱的面前让她后悔,唉!自那次受伤修为暴跌之后,我能保住现在初级武灵的修为已易,报仇对我说真的可及啊,我此生知道否还能见我女儿面。”

“平哥,之前我还以为我够惨的,没想到您的身世竟然也么曲折。”天启叹道。

“唉,我看到我遭遇想进我今天才对些的,其他知道,我知道的心思,我也懂的感受,放心,我会帮救出那些炎城里面被囚禁的族。”平遥拍拍天启的肩膀。

“多谢哥,噢,对哥您之前修为概什么境界?或许我能帮您恢复。”天启道。

能帮我恢复境界?”平遥疑道。

“其实我刚入山寨的时候,我观面色,表面上看起非常红润,气血旺盛之像,实际上,那阴阳失衡之像,正常修士脸色应该白里透红,远没有您么鲜艳,您阴亏乃至阳亢于上,想必就您所受旧疾之故耗损您本源之阴。”天启缓缓道

“我之前修为乃中级级武尊,真的有办法帮我恢复吗?。”平遥的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希望的光芒。

“武尊,武皇之上的境界吗?”

“嗯!”

“我或许下让您恢复至原的境界,但我能保证能慢慢的消除您的旧疾使您的境界慢慢恢复。”天启肯定道。

“我相信,此后我平某最好的兄弟,要能帮我恢复境界完成我的心愿,我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给当牛做马都行。”平遥铿锵道。

哥,做兄弟应该做的!些都还很早,现在当务之急,我想我们可以动动炎城!”天启道。

“哦?又有什么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