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小白

小说:一剑光寒十四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个卖艺的小青年 字数:1537

这些狐狸对三娘和祝生不错,不但置办,还真有点当自己人的意思。只不过这婚有狐妖主办,跟想象中的鬼婚完全不样。话虽如此,这荒山野岭,环佩叮当,确实诡异的很。

尔后看着它们又热闹会,远远看着,毕竟修道之人,不想过多的与这些妖精厮混起。狐妖白大着胆子走,也改用金爵给斟酒,不好拒绝,就接狐妖白像下定决心似的,张口跟说道:

“燕公子,不知为何,总觉得你身熟悉的气息”

心中暗叫不好,这娘们勾引,不过还没等说话,她又接着说:

“气息味道特别像的父亲。听婆婆说,父亲急于求成,似乎害人,被驱逐出狐岐山,就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就离开这里,去北方,再也没有回过。应该几十年前的。”

心中惊,哪有这么巧的,莫非夺舍的月下白狐的金丹就白父亲的吗?登时不知怎么回答,脸阵白阵拧巴的难受。这时白看脸色变化,却会错意,跟说道:

“公子莫慌,们与人类的寿元本就不同,修炼几十年才能化作人形,算非常快的,现呢,还没有成年”说着红着脸低下头。

看这狐狸精自己脑子里都想着点什么玩意,不说话也不因为这个啊。但又怕越解释越黑,赶紧提杯喝几大口酒。

金爵很大,能盛数斗。这头喝着,白给倒着,又不敢多说话。后有点喝不动,寻思这妖精可别给灌死这,就假装酒醉趴桌子,像睡着白推,见没有反应,跑过去跟她的个倪老狐狸说:

“燕公子醉……”

后边隔得太远没有听清楚。

时辰差不多,祝生与三娘要撤去鬼宅洞房,笙管鼓乐又响,狐妖们纷纷离席下楼走,随后有狐妖收拾酒具,清点数目,恐怕少只酒具。心说这些妖精怎么如此心谨慎,丢怕什么的,之前茶摊的东西不也都不要么。

摇晃起身,远远走开,远离这里,又出去躺开始月台看星星的地方。白默默靠近又闻闻味道,掉头离去。过阵,内外都没动静。

这才起身,抻个懒腰。

四周围暗无灯光,只有脂粉的芳香和浓郁的酒气还,告诉切都真的。

这时东方渐渐发白,慢慢地下楼。

门口这边,骑黑马儿,下山而去。

途经县城,听说县令家出情,有家传之物夜晚不翼而飞,天亮时又自己回当时隐约觉得有点关联,就多问几句。

昨日郡中长史下打仗征粮,县令当时家宴请。恐怕招待不周,就想把家传的酒杯拿出使用。岂料家人去拿酒杯,过很久都没拿。后有个僮捂着嘴声和县令说些什么话,县令脸怒色。长史好奇,问什么情,县令说道:

“大人见笑,家里遭贼”

“哦?丢什么物?”

“丢金爵八只,本想用招待大人您的。金爵先父当官时机缘巧合碰到精巧的匠工监制的。这家传的贵重物品,层层包裹珍藏已经很久直不舍得用。今天长史大人大驾光临,这才想着从竹箱里取出,竟然只都不见,但包裹年的尘土厚积着,依然原样没动过,实没法解释,弄不好下官家里出家贼。”

长史听就觉得骗人,觉得县令哭穷不想送礼,就皮笑肉不笑的笑着说:

“你金爵还能成仙飞升不成”

当时起身拂袖而去,连县令家都没留,回驿馆。

情的始末,不由觉得这县令真倒霉。不过这不该管的情,介布衣,自己都照顾不好,管这许多作甚。

不过这也才知道,原这几十里以外的物品,狐狸也能摄取到手,当真厉害。不过毕竟不寻常物,却不敢最终留自己的手里。

回到兰若,心里还盘算着白说的有她熟悉气息的问题。听白所说应该不假,有白狐的金丹,金丹正她父亲的。不过昨晚除她,其它狐妖并未察觉异样,看这气味不狐狸的味道,而白对至亲父亲的血缘感应。想到这微微放心,只要的不妖气就好。

这时候隐隐觉得无常范八爷给鬼书这件么简单。之所以身没有狐狸的妖气,也许与鬼书的秘法“藏气”有关。不过范八爷这么做什么,却也想不明白,这件可能只有等再到地下去问他

想到这里,又算下时间。到这片土地已经个多月,师父依然杳无音讯。不知道他老人家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