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 遗书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1699

小子终于醒了,怎么坐这东西上面了。”揽月亭上的陈世柳看见远处的

微微:“睡的久,身子骨没活动开,只能暂坐轮椅了,御风秋都回去了,怎么不回西北大陆。”

陈世柳愤愤:“御风秋那小子,就会装江湖中来影无踪的游侠,走的候也不说声,现在连喝酒的对象都没。”

“西北大陆没人陪喝?”

“家里老头子管得严,喝得不尽兴,现在暂家了,不过行香酒得管够!”

“那是自然。”:“到候还得请出力,现在当然得好酒好菜供着。”

陈世柳也是哈哈笑说:“我这人比较爽快,爱喝酒吃肉,身气力换酒,我觉得划算!”

分别了陈世柳,先去了天禄阁,青衣倒是洒脱,只是没了只手,脸色状态些不好。宽慰了番青衣,青衣淡然说,生死命,若是死得其所,也没什么怨言,况且仇人也已经当场毙命,算是了。

停留久,此此刻,青衣最需要的无非就是清静而已,这就是江湖,江湖江湖的规矩,弱肉强食,就算站在这世间的顶峰,候也保护不了的人。

凉府背靠凉山而建,将小半凉山东南角当做了后山,而后山深处,片陵园叫做英陵,那里埋葬着为承天以及凉府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其中就包括前不久下葬的楚南和麻衣。凉参差将近千万户,若集齐全凉之力,也能拉出七八十万的大军,其中的每人心中都荣誉殿堂,那就是战死沙场之后,能够葬在英陵。

徐烟儿推着,经过了排排的家先祖陵墓,最后在座新坟处停下。

手心颤抖着,双眼盯着墓碑上的大字,楚南之墓。

洒下碗酒,缭慰这世间风尘,等三人沉默不语。

英陵之中,每埋葬在此的人,坟墓旁边都会栽颗新柳,用以表达对逝者的留恋,到了如今,整英陵都融在片片柳叶之中,或大或小,风轻轻吹,整英陵似乎在摇曳着这里埋葬的每人最后的光辉。

楚南陵墓的旁边,片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几座坟墓,栽的不是细柳,而是不落松。

徐烟儿径直走了过去,虽然已经很多次来过这里,但是心情还是些难受。父亲楚南在很早的候就告诉过徐烟儿她的真实身份,不过她直以来都表现得很镇定,楚南曾经还以为徐烟儿内心是如此强大,然而真实情况就是徐烟儿并不想父亲担心,逝去的,不可再追,现在的,才应该珍惜。

从怀里艰难取出封信,这是他苏醒过来后,何管家交给他的,准确来说,这是父亲留给他的遗书。或许,在开战之前,在楚南动身前往南线战线的候,他就知他回不来了。楚南将绝大多数的实力都留给了,自己的任务就是拼死拖间而已,以凉府的情报网,又怎么会不知慕容府与白玉琴的交情呢。

将信看得很仔细,父亲的书法很好,每笔画都是苍劲力,可以想象的到,在战事突起前的某年某月,父亲在他的书房之中,或许是在烛光之下,带着何种心情写下这封信。

“吾儿,当展阅信件,代表为父天命已至。不要过度悲伤,吾只是走完了吾应该走的生,我希望不要为我报仇,这对接下来的使命不利,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慕容府或者明月楼,的责任不仅仅是凉府,而是整天下。吾接下来说的事情不要惊讶,不要怀疑,也不要看轻自己……”

随着读完信件的最后字,早已沉浸在震惊的感情之中。

“:……沉沦海……”

“我要去找到,并且唤醒……”

突然接收到那么多陌生的信息,觉得头大。

“父亲可能想不到我现在坐在轮椅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徐烟儿早已经回到身边,问:“怎么了,好像心事重重。”

:“没什么大事,父亲只是叫我多吃点,天冷记得添衣,劝楼叔少喝点酒。”

徐烟儿:“这和父亲留给我的信也差不多,不过父亲还多提了句。”

“哪句?”

“让点为家添丁。”

“……这……!”

话锋转,转头向玉藻问:“轩辕鸿信死后,轩辕剑的消息?”

玉藻答:“墨下烟雨那边只是传来前任东越王死亡的消息,并不清楚轩辕剑的下落,听说轩辕鸿信是死在自己的书房之中,想必被轩辕潇湘拿去了吧。”

“如此……”

继续问:“可沈剑心的消息?”

“暂还没,当初在沈廉手中逃走之后就直没了下落,公子觉得可疑?”

:“就算丢了粮草,沈剑心大可回去向轩辕鸿信表忠心,没必要逃走。”

玉藻:“沈剑心借机隐于暗处,定然所图谋。”

:“说不定,沈剑心归降轩辕鸿信,只是为了接近他。”

玉藻:“此事,我会让墨下烟雨全力调查。”

“另外……”继续:“相信不久,凉府会番风起云涌,在向慕容府报仇之前,还是得扫扫自家的院子呐!”

玉藻心惊:“老将军那派的人?”

:“父亲在,尚能服众,如今我在羽翼庇护下成长的幼苗,相信些人想试试这幼苗的根扎得稳不稳。”

玉藻再问:“何南下,踏平慕容府。”

“三年!”

徐烟儿推着,慢慢出了英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