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血影嗜血

小说:洞天之主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莫向南 字数:2732

幸挂彩或真元足,可暂去后方疗伤休息,城下自会人替补来弥补欠缺。

滚烫热血洒遍暗红城墙,浓稠血腥味刺激野兽愈加疯狂,只只野兽悍畏死冲杀来,随着刀光剑影闪过,只留下具具冰冷尸体。

习惯杀戮南山村民剑经影响下,也愈加兴奋,杀红众人最为享受野兽热血尽情喷洒自己身时刻。

瞬间,美可言!

“吼!”

头面目狰狞巨猿刚抓住垛墙,还未来得及爬城头,就被迎面泼来股稀泥浇满脸。

蔓延开来稀泥眨眼便将其包裹,进而土化成尊镶城墙泥雕。

直坚守西北角云轩提着口青铜剑,前几步,剑体青芒微起,猛然砍去,犹如切割豆腐般,费吹灰之力就将巨猿头颅砍下来。

滚烫热血还未喷出,就被还冒泡稀泥瞬间堵塞。

七八个呼吸,随着这道土属性符箓符力耗尽,恢复原状巨猿尸体也就跌落城墙半高死兽之中。

云轩后退几步,取出只饱醺墨汁狼毫,这柄三尺许长,并未开锋古拙铜剑又画下座金属性禁制图案。

那五道禁制早被他玩弄游刃余,此时很轻松道金纹禁落图案之中。

此道禁制加持,就会使得兵器拥‘锐金之力’,锋利程度将会大幅度提升。

更何况这柄品质普通法器。

当初,胡但赐下五行类灵阶符箓各沓,还两瓶疗伤丹药,件品质普通法器。

这口青铜剑用来倒也顺手,就消耗法力倒也少。为节约法力,他就剑体五六道金纹禁制,以此增添法器锋锐程度,从而大大节约法力流逝。

随着金纹禁制加多,素‘百兵之君’美誉剑本身蕴含也会成倍递增。

本身无形无色,若以法力催动,就会被镀层色调。

这剑好比人质,质清冷,给人种拒人于千里之外感觉;质温婉,给人种温柔触动;质楚楚,给人种怜惜情动;质卓尔,给人种鹤立鸡群羡慕;还人……

与生俱来,也可后天培养,人会性情,性情会发生性质。

如此,霸道;犀利;厚重;轻柔;灼热;肃杀……

就拿云轩手中这口青铜剑来说,剑本身蕴含平平无奇,但金纹禁制加持下,剑体就会被锐金之力包裹,此期间,剑就会被数倍放大。

般人对于剑感觉并明显,但对于剑修之士来说,就如观掌纹,切种种,清晰明

距离云轩距离较近七八人感觉最为明显。

这几个人,剑经小成,青铜剑荡漾开来之下,只觉得如芒背,心惊胆战。此时已经离云轩三四丈远。使得云轩人守住这大块地带。

剑经大成者,既对青铜剑犀利剑心悸,又对青铜剑心动。

正所谓:千军易得将难求。

对于剑客来说,若柄趁手神剑,如虎添翼,心之所爱。

这些剑经大成者,虽没说什么,但都想好,等兽潮退,就央求这看着年轻,八成活很多年小道长给自己宝剑也画几个图案,也好加加剑

毕竟好马配好鞍配。

为什么他们会这种想法?

原来,个真真正正剑修,论仙凡,皆会胸腔中生出股看见摸着,但确实存‘剑’。

什么?

简单来说,就如人斗志。

种精神力量。

会随着剑修对于剑道步领悟,逐渐递增。

加持下,原本普普通通根树枝,他们手中都能化为锋芒毕露神剑,劈石断玉,削铁如泥。

可对同等强者,这看似很大师范技巧就

这时候比拼单单,更重要手中剑。

柄好剑傍身,毫夸张已经赢半。

可以想象,人拿绝世好剑,能将剑尽数灌注剑体之中,进而将威力发挥到最大。

人拿柄平凡之剑,你就想把剑全部塞进去,也辛苦。

就算你做到,就如个吃撑胖子,你再让他吃,就很容易撑死。

剑体也如此,保留对拼中,剑体就会容易折断。

剑体折断,还未收回就会散与天地,使你实力大损。

就如人斗志沉沉,若想恢复剑,那你就得重振雄心,剑道更远。

除此之外,再无捷径。

因凡俗剑经蕴含剑理限,剑也只叫剑

炼炁界,根据剑深浅,又细分为三大层。

缠绕胸腔处最初始为涓涓细流,着滴水穿石韵味。

层次被剑道炼炁士自嘲为‘蛙见’,告诫剑修你只见识浅薄井底之蛙,剑道之路才刚刚开始。

第二步时,剑如高山流水,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非将剑之道领悟到根深层次者,能抵达。此步被叫做‘知’,又名‘知音’,说剑就你,你就剑,二者又何来彼此之分。

能成最后步者,剑恰如天河之水,奔流到海复回。此成就者,可追星逐月,遨游大千。

诗为证: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故称‘天外飞仙’,又名‘剑仙’。

白头翁身影脑海渐渐散去,回过神来云轩左手胸口按按,神色略微些古怪。

原来,每当他斩杀头猛兽后,身体正中线,两点连线中点位置,也就膻中穴就会些轻微刺痛。

本来他也没将此事放,可此事接二连三发生,他想都难,就方才,也就巨猿头颅被砍去刹那,刺痛再次来临。

这次他清晰感受到放置膻中灵窍心湖中血影剑知什么缘故,竟无视小洞天界壁,犹如虚影般穿过。

本拟冲出时,却被最表面那层皮肤挡,刺痛因而产生,至于血影剑,又给弹回小洞天去

血影剑,必须以心头热血建模,辅以大量血液培育才能壮大, 关键时刻所发挥血影剑遁,才能跑得更远更快。

当初逃出白骨夫人手掌时,他就得出实际结论:血影剑养成,并局限于自身血,其余生灵可以吸纳。但那次自己也突发奇想,借助他人躯体用,怎未生出因果来?

后来,待身子彻底养好,他都已经碧落福地生活三个月。再次尝试着凝聚血影剑时,再未出现血逆流现象,切都顺理成章完成

因当时条件局限,所以直未曾尝试。

此时,他心思动,扫酣战正烈众人眼,翻手取出三道符箓鱼贯祭出。

支金色箭矢带着凄厉破空之声,将俯冲而下只居然长着虎头怪鸟穿心。

怪鸟尸身‘砰’声闷响,摔落身前时,第二枚符箓所化稀泥将爬城头,就要扑来匹巨狼给土化

第三枚符箓则朝地落去,顿时喷涌出大片熏人欲醉浓稠粉雾,直蔓延两三丈后,才停止扩散。

只跃城头金钱豹正落浓郁粉红雾之中,两眼翻,打个大大哈欠,身子歪,竟给睡过去。

南山村村民也如此,幸亏他们并没之中,然也如此下场。

如此,也个个脸红脖子粗,似喝醉酒般,摇摇晃晃,站稳身形。

心下骇然他们忙向更远处退去,真元奇经八脉循环个小周天后,这才将适震住。

屏住呼吸他们又阵后怕,这少年也忒坏,这害人么,也提前打个招呼,要自己反应快,此时恐怕躺展

想想群兽环伺地儿睡着,还能见着第二天太阳?

众人虽心中将云轩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但难听话还真没人敢说出口。

做完这切,云轩个俯身,抓住还抽搐怪鸟脖颈,心念催,膻中灵窍中肆飞掠血影剑毫犹豫穿出掌心。

根本需要云轩催动,这枚过三寸许长,剑体裹着圈濛濛血雾半透明小剑剑尖怪鸟脖颈个叮咬,就轻而易举破开个针孔。

血影剑骤然化成根血线没入其中。

当即,怪鸟尸体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干瘪下去。

三五个呼吸过后,怪鸟尸身只剩下层皮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