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正是如此计划

小说:生即修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向远山 字数:2171

三竿。

爬起来,胃还很不舒服,去后厨,喝了些热粥,吃了些东西。

到前堂,众人都在等他。

“小砧,你拿五千金币,带大力他们回部落吧。”道。

,营长”,恩罕小砧应到。

“路注意安全,金币隐蔽些,北方集团军刚刚瓦解,说不准会有流寇,”吩咐着。

“我们会小心,营长,”周大力也点头。

“小砧也穿军装吧。”提醒。

飓风营虽然不在军部花名册,但隶属北方边防军,现在正规的帝国部队了,利用好这个身份会方便很多,至少流寇不会打军方的注意。

“我们应该穿军官制服,”恩罕小砧笑嘻嘻。

“回头去将军说说,让他帮忙给些军装吧,去军部领会麻烦,”点头。

“好嘞,”恩罕小砧和周大力躬身施礼,出去了,路有三天,需要准备各种物质,才能出发。

“我们去参见公,”揉揉木胀的脸,伊德日布,小和牟宏图说到。

盘石城不大,几个人溜达溜达就到了城府,来到后堂,公在后堂喝茶。

“给殿请安了,”几个人躬身施礼。

营长公务繁忙,还记得给本宫请安呢,”公等了半午,有些不开心。

“殿恕罪,属等昨天喝多了。”

“大胆,公务在身,还敢酗酒误事,”公拍桌,脸看不出生气,但也不太开心。

接过伊德日布手中那柄剑,恩罕小砧之前带过来,铁族按公配剑规格打造的,双手奉给公

“哼哼,公然贿赂本宫,”公虽然这么说,却伸手接过长剑,轻轻将剑拔了出来,剑身三尺长,三指宽,尺寸样的,重量比自己原来的剑重点,这为她量身打造的,不帝国制式大剑,大剑更宽更长。

“咦,看去很不错哦,”公轻挽剑花,“咔嚓”斩断了桌角,公惊喜,“好剑,好剑啊!”

走到院墙附近,挥剑斩颗碗口粗小树,小树斜斜断开,断开处光滑如镜。

“这把剑太锋锐了,”公欢喜的笑魇如花,连续使了几个剑花,适应分量,就奔过来。

抱头做大骇状,“殿饶命,饶命啊!”

“咯咯咯,”公乐的弯了腰,“怕了吧?”

“畏之如虎!”

“胡说,敢说本宫老虎,”公瞪眼睛。

“不,殿剑法惊为天人,”赶紧忽悠。

般,”公开心。

“吓煞属了,”假装擦冷汗,抚了抚胸口,惊吓异常状。

次不听本宫的话,就斩了你,”说着举剑虚比

跌坐大堂末位椅,做昏厥瘫痪状。

走过来踢了脚,“起来说话。”

随公前坐。

剑术高明,也女孩,摩挲着长剑,宝剑入鞘,在手中翻看着,越看越欢喜,小女生的欢喜表露无疑。

用剑之人,自然喜欢宝剑,剑鞘虽然没有什么装饰,这好办,回帝都找工匠修饰就好了。

“殿,在推荐小侍卫入宫,”拱手,公心情愉悦,他也感觉轻松,趁机推荐小

“哦,前让本宫见见。”

回头挥手示意小前,同时他拿起个茶杯举在身前。

步伐很快,身越过茶杯,把三尺青从腰间拔出,手背身后刺去,尖距离茶杯尺,茶杯“咔嚓”声破碎,这手很漂亮,不只剑法,没有用剑直对公,也个很重要的礼仪。

收起三尺青,小躬身施礼,“南海天涯岛小参见公殿。”

“好剑法,”公表情认真,剑法师承天剑道高手顾识博,剑法的见识自然了得,“这……”

“剑意无双小,”解释,“三尺青,剑意离剑尺。”

动容,高手相搏分寸之间见输赢,同样三尺青锋相对,你挡住了剑,剑意却防不胜防,这无形的剑意,杀人也无声无息之间啊。

圣吉茹雅公面色凝重,沉思半响,还在惊讶小的剑意无双,拿自己对比,顿时感觉毫无胜算,即使知道尺剑意,但真正对战,也无法防备。

还在推演着,突然感觉没有那么自负了,他的老师顾识博败在手中,她都没有这么大的震撼,小手剑意无双,让公真正知道了天外有天,剑道所知有限。

“小北方集团军刚刚入职,就来刺杀我,被我伤了留的,他志远大,想做个最强侍卫。”

“我会如实汇报圣,圣定会很高兴,”公认真说。

“谢殿,”和小拱手,小出身干净,没有江湖阅历,只要圣审查后,定重用。

剑意无双!这么年轻的绝顶高手,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欣赏的看着小:“这就人才啊,未来的位大宗师,甚至能开山立宗!”

“嗯啊,帝国的人才,”圣吉茹雅公应声,感觉声音有点酸,转头看

低头,不语。

“舍不得了?”公笑呵呵。

啊殿,真心不舍,”实话实说,“圣身边缺少人才啊,不舍也不能不放。”

点头,之前她和沟通过侍卫的尴尬,军部推荐的侍卫,就难免有些关系不明不白。

如果审查合格,成为最强侍卫不问题,黄腾达不在话

伊德日布和牟宏图有些羡慕,他们帝国的臣,忠心耿耿,做皇族的侍卫,在他们看荣光,天元大陆的骑士精神,真的洗脑彻底。

则不然,他更喜欢地球的生活模式,他虽然知道回不去了,也不甘心为帝国效命。

他只想有大笔金币,然后找个世外桃源,避世绝俗之地,安享余生好时光。

圣吉茹雅公和小聊了几句,小躬身施礼退

非常满意,“营长,这件事情办的好,你想要什么奖赏啊。”

“在份内之事,不敢求赏赐。”

“咦,不你性格啊,你不最擅长讲条件了么?”公有些诧异。

“小事和殿商讨些黄白之物,大事面前岂敢儿戏的!”慎重的说。

“这个态度对嘛,分得清轻重缓急,很好,”公满意,老气横秋的夸着

“殿谬赞,”有点郁闷。

“咯咯,”公吃瘪更开心,“营长,还得给你加加担,怎么样?”

以为所谓的担,应该针对财务署的计划,“殿吩咐。”

“北方集团军的事情还有些未能查明,需要你继续跟进。”

“哦,什么事情?”

“有大量铁锭和金币被运输到中原,但没有物质运回来,需要调查情况。”

“皇叔,军机大臣圣吉佳琪没有交代?”

“皇叔挪用了大量金币,但运往中原的那些金币和铁锭他也不知道详情。”

“这不合逻辑,这么大数量的金币和铁锭,军团长怎么会不知道?”

“具体事宜由副军团长签署的命令,可副军团长被你斩了。”

“属失职。”苦笑,“这感觉个大阴谋,涉及的官员和事情都比较复杂。”

“嗯,啊,所以圣计划让你负责调查。”

“从哪里开始?”问道。

“铁族的铁锭!”公回道。

想了想,北方集团军直大量采购铁锭,赚取帝国差价同时,也将铁锭运输至中原,那有稳定的需求。

“明白了殿,我代表铁族去找铁锭的需求方!”

“正如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