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战场上有哪些王牌军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

乔丹
2021/6/10 22:11:34
战场上有哪些王牌军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客朋满天下

    2021/6/13 5:28:07

    “旋风部队”是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的别称,在威名赫赫的东北大军中,能被前后三任国军东北最高长官刻意提起,足见这支部队的厉害之处,三纵也是东北野战军百万雄师中的一支王牌部队。

    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是由抗日战争时期鲁中军区和翼热辽军区部分武装力量组建而成的,首任司令员是程世才,建立之初,在东北野战军声名显赫的十余个纵队里,中规中矩,并没有太过突出,它一直在辽阳、本溪等地区的作战,参加了四平保卫战和四保临江等战役。

    1947年9月,三纵新任司令员韩先楚走马上任。很快,这支打法独特、立功不断的部队就声名鹊起,并为自己赢来了“旋风部队”的美称。

    从红军战士成长为智勇双全高级将领的韩先楚,个子不高,黝黑精瘦,平时话语不多,但一打起仗来,却敢打敢冲,多谋善断,打法往往出人意料,招数也与众不同,是东北野战军著名的“好战分子”。

    上任伊始时,韩先楚力排众议,长途奔袭一百余公里,指挥部队出其不意的在威远堡攻城打援,猝不及防的敌人被全歼一个师。韩先楚的独特用兵之道,让敌人防不胜防。

    我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也是起源于三纵,他们最先在部队内部发起了“查忘本”、“复仇立功”活动,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极大的激发了战士们的战斗热情,并因此被东北野战军政委罗荣桓大力推广,使整个部队战斗力大为提高。后来经验被主席亲自修改整理,最终发展成为全军的新式整军运动。

    此后,三纵的旋风之势越刮越猛,与兄弟部队一起驰骋在东北广阔的战场上,克义县,战锦州,会战辽西,三纵都是尖刀部队,大多数打的都是硬仗、狠仗、恶仗。

    国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离职时说“在这里,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而继任者陈诚到达东北后,准备与林彪一决胜负,但却被三纵和其它兄弟部队打得损兵折将。

    围法库,打彰武,歼灭新五军,活捉军长陈林达,东北野战军连战连胜。六个月后,丢盔卸甲的陈诚只能灰头土脸的无奈离开东北,他在日记中写道“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而卫立煌在接接替陈诚后,也与三纵交手数次,他对三纵的评价是“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在围歼廖耀湘兵团的辽西会战中,经过东北野战军几个纵队的奋力拼杀,廖耀湘已呈现一败涂地之势,而韩先楚却在此时命令21团去占领一个并无特殊意义的胡家窝棚,而得令后这个团只用了一个加强营,就顺利的拿下了这个村子。

    令人叫绝的是,国军第九兵团中将司令官廖耀湘正在此处指挥作战,不幸的他成为了三纵的俘虏,韩先楚有如神助般的未卜先知,不得不让人佩服。

    当廖耀湘见到韩先楚时,不无遗憾的说“韩司令,我很敬佩你的旋风部队,我曾多次告诫部下一定要小心这个旋风部队,没想到在辽西战场上,我还是栽在了你手里”。

    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改编为我军第40军,下辖4个师5.9万余人,韩先楚为军长。

    此后,40军参加平津战役、渡江战役、衡宝战役、湘赣战役等众多大战,是第四野战军的“拳头”部队。

    在解放海南岛的战役中,韩先楚亲自率第一梯队登岛,指挥作战,当总参谋长聂荣臻得知韩先楚已登岛后,放心的说“韩先楚上了海南岛,就意味着胜利”。

    40军与兄弟部队仅用14天,就突破了海南防卫司令薛岳的“伯陵防线”,解放全岛。1950年,40军参加入抗美援朝大军,并打响了我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在朝鲜战争中又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旋风部队”——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从白雪皑皑的东北大地一路打到天然大温室海南岛,攻城拔寨,所向披靡,是我军一直能打善战的王牌部队,也是我军功勋卓著的一支英雄部队。

    历史微点与您共同学习,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 蹦蹦看世界

    2021/6/15 9:10:13

    当年,长江发大水,新闻联播整天都播放抗洪抢险的人民子弟兵,常又镜头拍摄到累坏了的子弟兵,就倒头在湿淋淋的大坝上睡着了,让观众看了心理非常痛心,为了保卫民众生命和财产安全,子弟兵真的拼了,也实在是太累了。

    其实,战争年代也一样,累了就会睡觉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战场怎么了,难道因为在战场上,就不睡觉了,人都得吃喝拉撒,显然是人体生理现象所需。

    网络上充塞着新兵上战场睡不着的文章,都是扯淡不可信的,新兵也是人,一天、两天、三天不睡觉,试试看?人没准浑浑噩噩,无精打采,如行尸走肉一般。

    新兵蛋子,初上战场,或许会吓尿,技战术动作失调,有的甚至手中有枪,就是不敢搂火,有的干脆就是闭着眼扣扳机,那都是菜鸟的行为,缺乏炮火枪弹的洗礼。

    身边战友倒下了,鲜龙活跳人,瞬间,就成了僵硬的尸体,闻到血腥味的菜鸟,用不了多长时间,只要在一场防御战或一次进攻时,能有幸存活下来,就成了妥妥的老兵,当兵的,就得在战斗中成成。

    打仗有时不一定很累,关键是精神高度紧张,心跳绝对加速,常有文学作品描述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火炮洗地,航弹呼啸,枪弹乱喷,血肉横飞,除了刺激还是刺激,以至于闻到血腥味就来劲了,如吸毒者嗅到白粉味般亢奋。

    战斗间歇,当然精神松弛了,人会感到非常累,都会就地打盹,呼呼地进入梦乡;因此,士兵们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照样正常睡觉。

    当然,就别奢望席梦思弹床般舒适了,在堑壕内挖个藏身洞睡下,对士兵来说,都是非常幸福了,至少可以避开流弹的袭扰。

相关问题